大可爱

好棒啊啊啊啊

京汁红蛤:

崇拜他倾慕他的人,都是错爱。他是谁?


男人把他当作女人,女人把他当作男人。他是谁?




似醉非关酒,闻香不是花。




是大烟的芳菲,抽过两筒,镶了银嘴的枪率先躺好睡去。霞犹在缥缈,熏香不散。像炼着的丹药,叫人长寿多福,但生亦何欢?




蝶衣眯瞜了双眼,他心里头的扰攘暂时结束了。他的性别含糊了。



评论

热度(5592)